Monday, June 01, 2009

记不清的六四

4/15 胡耀邦逝世

4/21晚 加入去广场的游行队伍里. 第一次在北京夜里走那么长的路. 记得
在西单那队伍停下来, 正好旁边的一个电影院放着"共和国不会忘记"的霓虹
广告, 心潮澎湃. 到了广场后真冷啊, 大家都挤成一团, 还是很冷很冷. 早
上起来似乎还去看了升旗唱国歌. 后来跑回纪念碑前等信. 一会儿大家说到
大会堂门口. 于是蜂拥而去. 俺跑得比较快, 所以和那时候大会堂前的大兵
兄弟还正面接触过. 他们和我们真是同龄, 都是稚弱的小脸胳膊挽着胳膊互
相碰撞. 然后就是那三个同学跪下来. :S

4/26 动乱社论

4/27 大游行. 这个游行就是针对昨天的社论来的. 标语口号什么的很注
意, 没有过头话. 记得我们学校出来后队伍向西向北, 据说是去接被堵住的
北大队伍. 一开始队伍动的很慢, 后来前面欢呼似乎冲开了. 我们北方交大
不知道怎么搞得摊上了纠察队的活, 于是手拉手走上队伍两边. 那天天气很
好, 记得队伍里也有说有笑的. 比起4/21的深夜游行来声势大了许多. 两边
市民也递些饮料汽水冰棍什么的. 记得北外的法语系妹妹又好看又善良. :P
看我们纠察两只手都占着, 就一边走一边喂 :) 那天走的路可真不少, 因为
非要从使馆区那里过. 后来学校派车来接, 但大多数拒腐蚀的觉悟都高, 愣
是走回了学校.

5/4 大游行. 之前学校基本上处于半罢课状态, 每天晚上都有小规模游行
或演讲. 这天特别热记得. 我走到大会堂旁边流了鼻血, 正仰头往天上看呢,
过来几个北京市民问我是不是被当兵的打得. :) 过了天安门之后俺就坐地铁
回来了.

5/13 高自联与政府对话破裂, 宣布绝食

5/15 一大早我就跑到广场去帮忙. 先是推三轮车运水, 记得好像是从革命
博物馆后面提水. 俺骑不好三轮后来就帮着推. 后来天气很热又跟着几个人
去前门的商店买遮阳帽. 那时候老百姓看见学生打扮得都往你手里塞吃的东
西还不许你给钱. 那些遮阳帽我们原来要给钱的, 好像是前门百货大楼的人
就是不收. 我从早上九点钟一直干到晚上七点吧, 到了回学校的时间, 结果
看着那些绝食的同学, 脑子一热想反正我今天一点东西也没吃, 干脆加入绝
食多个人多个力量. 拿了个白布条, 问旁边的人要个毛笔好像写了个"为民主
献身"就坐队伍里了.

5/16 刚开始我又送了两三个小时的水, 后来发现不行, 身体太虚了. 然后
就老老实实地坐在队伍里了. 我从小到大一直很扛饿得, 到也没觉得有什么其
他的不舒服, 不过也确实没精力动弹了, 就在那儿躺着半睡眠状态猫了大半天.

5/17 大早上依稀有人在摸我的脉. 当时每天晚上都有人这样在监测绝食学生
的状况.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没通过检查, 反正有人就要拿担架抬我. 我只记得
自己糊里糊涂地说不去301医院.(当时谣言说301医院扣留学生什么的), 然后就
记不得了. 醒来的时候就躺在医院里打着葡萄水点滴. 我后来想想可能是我第
一天不吃不喝又在大太阳地里干活有点脱水. 护士端给我们稀饭, 我们一个屋
的都不吃. 后来她们端来了大海碗装的牛奶说喝奶不违反绝食的原则. 我从来
不喝牛奶的, 那天那碗奶是真好喝阿. :)

5/18 我在医院里躺了有一天, 她们终于给我停了葡萄糖. 因为我们不知道
在军医院里到底安全不安全, 因此几个"难友"就商量逃跑. 我们几个悄悄地溜
出了医院的大门, 医院的名字我到现在再也记不起来了. :S 似乎是在玉泉路
附近. 我们在路上拦了一辆去广场的大卡车就回来了. 这次我学乖了, 绝食就
老老实实地躺着, 不乱折腾了.

5/19 天还没亮就下起雨了, 绝食的同学都被转移到了公共汽车上. 我可能是
动作又有些大, 上了车就开始发晕. 旁边的人看我一个劲晃赶紧又叫来了担架.
送上了救护车后忽然救护车就停下来了, 过了好一会儿才走, 他们告诉我是赵
紫阳来广场了, 据说连大夫护士都去看他了. 唉, 俺要是能爬起来没准也能要
个签名什么的. 这次幸运, 没去军医院, 把我送到了宣武门医院

5/20 北京宣布戒严, 我打电话给了学校的一个阿姨.

5/21 意外地在病床上迎接了老爸, 戒严令后他们联系不到我就连夜从大连
赶到了北京, 幸亏我前一天打得那个电话, 他才知道我在宣武门医院. 接我出
院的时候, 一个小护士从后面追上来要求我在白大褂上签名. 我总觉得后来老
爸没严厉训斥我, 这个事件有很大帮助. 老爸把我带到学校招待所, 然后喝了
两天的稀粥. :)

5/24 老爸带我回大连, 第一次坐软卧, 病号待遇. 回家被妈妈痛斥不提.

5/30 老爸相信中央电视台的宣传, 非逼我回校复课. 被逼无奈, 我只得
回了北京.

6/3 新闻中明显口气不对, 同学后来说晚上能听到依稀枪声, 我从来没听
过没法证实.

6/4 骑车去木樨地一带, 沿途有烧毁的军车和其他车辆. 发现情况不对,
转头骑车回清华姑姑家. 进了门被姑姑表扬, 原来他们从电视上已经知道很多
消息, 又没接到我的电话, 以为我又一冲动去堵军车了. :P 姑姑让我赶紧去
学院路邮电局去打电话报平安. 排了好长的队都是在北京的学生, 结果最后大
连的父母也没收到我的这份电报.

6/6 鼓足勇气把学生证藏在鞋子里, 买了张车票奔赴大连. 直到车进了
瓦房店, 我说实话心才放了下来, 当时真的是草木皆兵阿. 到了家, 举家欢
腾. 因为我回北京是被爸爸逼的, 妈妈这几天没少埋怨他. 总算是虚惊一场.

这就是我记不清的六四经历了. 后来的反思总结什么的, 我们小学校没人认真
办的. 我们班有我这样的绝食的, 有参加校自联的, 有站在主席像下慷慨演说
的, 都没受什么影响.

不过六四对于我来说不是一个很喜欢的话题. 说实话现在许多学运的头头所作
所为很令人不齿,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算不算被他们所利用; 但你用鲜血汗水去
做的一些事又不愿意被别人贬得一无是处. 所以非常矛盾. 谈六四, 我最怕两
类反应: 一是抱着猎奇的心态, 二是党中央的老调重弹. 所以我自己最好的处
理办法就是不谈.

今晚写这么多纯属闲得. 正如socks所说, 没有领导和儿子在的时候没有life啊

10 Comments:

Blogger littlelittlefish said...

1!

12:18 AM  
Blogger littlelittlefish said...

有很多问题,又好像都没什么好问的。这么大一件事,每个人看到听到感觉到和体会到的东西都不一样。不过大家都会认同的应该是,从此以后很多事都不一样了。不管是朝哪方面来说,64都是很关键的一个事件。

12:31 AM  
Blogger Starsea said...

天偶来坐俺的沙发,太感动了

1:47 AM  
Blogger littlelittlefish said...

是你自己太懒了!根本不给人家坐的机会嘛。:)

3:36 AM  
Blogger 宝贝乖 said...

我怎么着也是板凳...

1:02 AM  
Blogger 就这么长大 said...

我哥也是,游行,绝食,广场,一样没拉。但是他很不愿意很不愿意提64,dunno why......

3:27 PM  
Blogger tutubaobao said...

坐个板凳儿!

9:21 PM  
Blogger Mom of Amy and Darrell said...

你这个一稿都N投了吧

无论如何这也算是年记更新
我一年也来留一个名好了

10:42 PM  
Blogger 悠哥柔妹 said...

赞!

11:32 PM  
Blogger Adam said...

一时多少豪杰,引无数英雄竟折腰

6:15 PM  

Post a Comment

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[Atom]

<< Home